醒时折花 醉时论道 浪时跳舞

忏悔录

我对我父母态度不对。

开始总是好的,可是我本性是个孤僻怪异的人,所以我很难去与人交际,曾经我怪过我母亲,觉得是她的刻薄抱怨感染我,使我对他人丑恶,可是不是,我就是个推开亲厚我的人们的恶人。

高中时我发誓要离家远远,大学我真的离开我生活的城市,我就不想见过去的人。我父母打电话给我,要我跟他们交流,我嫌弃他们烦,通通不理会,我离开他们,忽视他们,拒绝他们,实在是我的错误。

后来发生一件大事,在我独自去医院的路上,父母的权威就在我这里失效了——我不再像从前那样从尊敬他们,觉得他们亏欠我,既然他们怀疑我,那么我不要他们也是理所应当,他们怎样对我,我一定要怎么对待他们。

我满不在乎的对待我父母,于是我遭到了我的报应,他们路过我的学校,因为嫌恶的态度,会离开我,走得远远的。

这样是不应该的,我从此再不能这样,我不能因为过去的间隙而把未来的相依推开。

我们总是在一切外人的语言,书籍,影响中去看见,看见父母和孩子的感情,沉甸甸的,是珍惜可贵的,可我的偏激在使我犯错,犯前人饱含痛苦的告诫世人的错误,我实在是不应该,我自己的行为也使我自己痛苦了,当我拿尖锐的刺对准我的父母,我自己也被刺伤了,我忏悔,后悔,悔恨,悔的苦涩我已经尝到,也应该尝够了。

我应该以谦逊的态度面对我的父母,撒娇,卖萌,这样的手段都是可行的,如果疼痛的伤痕使我们彼此变得坚硬,而我应该首先软化下来,即使我会因为狭隘的自尊心而痛苦。

是我不应该。


评论

© 李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