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脑洞:卡戎尼克号惨案(一)


背景是虚构的一九三七年的英格兰,本应穿越英吉利海峡,停靠在法国瑟堡港的一艘名为卡戎尼克号的豪华客轮因一起凶杀案被迫返航,停泊在南安普敦港口。

侦探皆城总士临危受命,即将上船侦破这起案件。

一向冷静卓绝的侦探,此时却显得非常的焦虑,虽然在不熟悉他的人看来,皆城总士还是那个峻丽优容的青年,但要是皆城乙姬在这里,她会发现自家哥哥可能离爆炸只有一步之遥。

如果问皆城乙姬,让侦探如此焦躁不安的原因是什么,她也能很轻易的给出答案:半小时前,从港口附近的警署拨至皆城家的电话,是一个名为真壁一骑的警长拨来的。

而此时,这位完成壮举的警长正在卡戎尼克号上带队保护案发现场,并将嫌疑人...

对待生命你不妨大胆一点,因为我们终究会失去它。

【太中】奖励

 ★原著向

 ★全文7k

 ★写给 @应将与 的文


太宰治睁开眼睛,视野里雪白一片,消毒水气味刺鼻,监护仪发出规律的“嘀 —— ”声,糟糕透顶,是医院。近些年太宰治偏好浅色系的东西,但不代表他对医院的白色产生好感,除了绷带,休想太宰治喜欢其他白色系的东西。医院的存在是阻止太宰治拥抱死亡的罪魁祸首之一,太宰治既不能摧毁世上所有医院,就只能期待地狱里没有医院。


枕头真硬,太宰治厌倦的心想,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他在港黑所属的医院。武侦终于因为连日的入不敷出导致连住院费都付不起了吗?国木田平账的水准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毫...

悬疑文,就是那种i  gotta find out who kill my dad 的复仇文,皆城家家主一夜被杀,法定继承人皆城总士连夜从英国飞回日本,警方调查后却一无所获,眼看案件即将成为悬案,乙姬告诉总士,这是黑暗里发生的事情,只能由黑暗解决。

总士:我该怎么做?

乙姬推给他两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黑发的女人和一个黑发的男人。

乙姬:她叫要咲良,是最好的剑术大师,但你并不需要她,你需要她的左右副手,近藤剑司,小楯卫,最好的毒剂师和最好的机械师,要驱使他们,你必须搞定要咲良。

乙姬指着另一张照片。

乙姬:他叫真壁一骑,是最好的杀手,如果想要为父亲报仇,血刃仇敌,他是必经之路。只要你能驱使他,他...

苹果糖

《苹果糖》


原作向


皆城总士睁开眼睛。他意识到自己在做梦,因为世界是方的,他是黑白的,街灯悬挂着,人们倒着走。这怪诞的,不合理的一切,只能让他独自清醒。他把身躯停靠在街边,四周拥挤嘈杂,人人皆与他素不相识。他尝试向前走,便如摩西分海,万事万物的背后,路自然存在那,这世界唯一的路,他必行的路。


穿和服的女人手臂伸展成标识,箭头笔直陡峭,拉长成彩虹的虚影,穿西装的男人脑袋扁平成路牌,橘红色的松鼠站在他肩上敲击边沿,沉闷的钝响声声震耳,拎着小金鱼的女孩松开手,薄膜迸裂,自由的金色大鱼飞往云层,遮天蔽日,落下庞大的阴影。


皆城总士跟着指引向上走,越往...